白色封緘的恐怖記憶《星期專論》 ◎王美琇 如果不是那幾本黨外雜誌,我的人生可能完全不一樣。 朋友們閒聊時,經常會帶出一個問題:你是怎麼覺醒的?每個人的故事都不同,唯一共通點是:大夢初醒。彷彿從一個被蒙騙的虛假世界走出來,帶著憤怒和刺痛的記憶。 從憤怒青年到憤怒中年 大學以前,我一直都是「忠黨愛國青年」。中學時每次看父親和朋友在批判國民黨,我就一臉怒氣狠狠盯著他們,然後一連幾天不和父親說話以示「懲罰」他的「不愛國」。直到大學畢業後一個偶然機會,一位朋友丟給我幾本黨外買屋網雜誌,沒想到一讀下去,竟然幾天幾夜無法成眠。長年建構起來的世界,幾天之內土崩瓦解,內心充滿被欺騙的憤怒。然後,我就一步步走入當時的黨外運動。 從一個憤怒青年走到現在的憤怒中年,我還是很憤怒。因為,台灣的歷史真相並沒有平反、也沒有寫進教科書,讓下一代能夠知道這塊土地的歷史傷痕;因為,以謊言建構起來的馬政權,繼續以合法掩護非法、以偽裝民主施行威權統治;因為,這個充滿罪惡的國民黨沒有任何悔改,繼續用萬惡黨產和選舉買票讓台灣的民主蒙羞;因為,檢調司法和媒體依然充斥雙重信用貸款標準;因為,馬英九的急速親中正在嚴重傷害台灣;因為…。我的憤怒,可以寫到一千零一夜。 讓我先按下憤怒,再次揭開塵封五十多年的歷史。這是台灣人的前輩們,以鮮血寫下的生命記憶,我稱之為「白色封緘的恐怖記憶」。 蔣氏父子的大屠殺行動 二二八事件後蔣介石的國府遷佔台灣,隨即展開大規模的清鄉獵殺行動。五○至六○年代的白色恐怖,主要以「肅清匪諜」名義濫捕濫殺台灣人。從二二八到白色恐怖,幾乎整個世代的台灣菁英被國民黨消滅殆盡,包括四大族群都有犧牲者。 一九五四年的「高砂族自治酒店工作會案」,就是國民黨整肅原住民菁英的重要案證。鄒族的湯守仁曾組織阿里山鄒族人,在二二八事件中支援嘉義的反抗戰役,蔣介石來台後隨即逮捕槍決湯守仁等人。二二八事件中武裝反抗蔣介石軍隊最強烈的台中「二七部隊」鍾逸人等人,也被逮捕並遭酷刑拷打。 一九五○年的「台灣工委會案」則是蔣經國最得意的「匪諜案」破獲之作。光是台中地區就有六十多人入獄,被判了七個死刑、十二個無期徒刑、三十二個十二年徒刑和十二個五年徒刑。總刑期超過八百七十年。(邱國禎書) 一九六一年底,曾任台灣共和國術後面膜臨時政府的東南亞大使陳智雄,由宜蘭寫信給屏東友人,沒想到信一寄出即被調查局中途攔截,後來陳和朋友皆被逮捕下獄。 陳智雄案開庭時,法官以北京話問供,陳智雄以台語回答。法官問:「你為什麼不說國語?」他仍以台語回答:「我現在所說的每句話都是國語。」陳智雄強悍不妥協的態度,使問案法官難以下台,結果他被判處死刑。被押解執行槍決前,警衛以斧頭砍斷他的雙腳掌,陳智雄高喊:「台灣獨立萬歲!」死時,年僅三十七歲。(林樹枝書) 四大族群都有受害者 一九六五年,籍貫山東的邱宏臣被幾位票貼情治人員從家裡「請」到市警局一談。話家常之後,同鄉的情治人員突然語氣一變對邱宏臣說:「有人檢舉你民國三十二年曾在山東參加共產黨。」邱當場愣住並辯解:「三十二年我還跟共產黨打過仗,怎麼可能參加共產黨?」 由於邱宏臣死不承認曾加入共產黨,情治人員開始酷刑逼供。他們把邱的雙手反銬在鐵柱上,脫掉他的褲子,用牙刷刷他的生殖器,刷破皮流血後,又用鹽巴撒在傷上…。後來,邱宏臣坐了十二年的黑牢。(林樹枝書) 早年的重刑政治犯,幾乎全部都經歷過「酷刑全餐」的伺候,包括:灌辣椒水借錢、老虎鉗、電擊、針刺指穴、拔指甲等,「生不如死」可說是當年政治犯最痛徹肺腑的感受。 從一九四九到一九六○年的雷震案,十年之間台灣一共發生了上百件的政治案件,約有兩千多人被處決,八千多人被判重刑。其中不到九百人是共產黨員,其餘九千多人都是冤案、假案的犧牲者。(李筱峰書) 坐了十二年黑牢的陳英泰,在「回憶見證白色恐怖」書中寫著:「二二八事件和白色恐怖的大屠殺,是統治者的統治術。把這些台灣菁英消滅殆盡,才保住蔣家父子幾十年的權力和榮華富貴。他們寧願錯殺一百也不放過一裝潢人。反正人民記憶有限度,暴行經過一段時間總會被忘得一乾二淨;何況白色恐怖大屠殺已經逾幾十年,大部分人都已忘掉,甚至很多人根本不知道有過這段歷史。」 沒有正義就沒有和平 為什麼我會寫這篇文章,再次提起歷史傷痕?因為,有位國民黨政客在二二八這樣說:「不要再提這些歷史仇恨了,我們要往前看。」是歷史仇恨嗎?我們來看德國和以色列怎麼做。 二次大戰,德國納粹殘殺了無數猶太人。四十年後,這筆血債,由以色列展開天涯海角的追捕行動。以色列政府成立了獵捕納粹的專屬部門,從納粹軍官到辦公室出租當年開煤氣毒死猶太人的煤氣工人,他們一個都不放過。這些當年執行歷史罪行的螺絲釘,從世界各國被引渡到以色列當作戰犯審判。 德國政府對於前朝統治者犯下的罪行,又有何反應?納粹的罪行,長久以來一直被勇於內省的德國人視為羞恥和罪惡。為了彌補這道歷史傷痕,德國政府把二次大戰的罪惡痕跡,記錄陳列在博物館,提醒後人不要重蹈歷史覆轍。 我們有這樣一個歷史博物館嗎?馬政府正打算七月要將中正紀念堂復名,現在紀念堂內的大銅像不正是二二八和白色恐怖的最大元凶蔣介石?馬英九和國民黨有任辦公室出租何反省能力嗎?二二八來個虛假的表演,然後清明節再去祭拜蔣介石?今年蔣經國百年冥誕還要隆重舉辦? 沒有正義就沒有和平,沒有徹底悔悟和具體彌補的行動,就不會有真正的和解。只要真相沒有平反、沒有寫進教科書,歷史傷痕會永遠存在;只要馬英九繼續玩兩面手法、繼續以統一大夢來傷害台灣,我相信,台灣人的憤怒和控訴行動也將永不休止! (作者為台灣之友會副總會長)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室內裝潢
創作者介紹

新電視

vd81vdybc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