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人大代表黃細花。
  新京報訊 (記者張婷)27日,廣東省惠州市旅游局局長黃細花等6名全國人大代表聯名向全國人大發出建議書,建議取消征收社會撫養費。昨晚,黃細花對新京報記者表示,目前聯名建議書已寄送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
  11月20日,國務院法制辦將國家衛計委送交的《社會撫養費征收管理條例(送審稿)》(以下簡稱《條例》)向社會公佈,公開征求民眾意見。《條例》公佈後,引起各界密切關註。
  黃細花等6名全國人大代表27日提交的建議書全稱為《關於廢止,取消社會撫養費的建議》,其中指出與其修改《社會撫養費征收管理辦法》為《條例》,還不如將其廢止。
  “不提倡的並非就是禁止”
  黃細花等代表在建議書中表示,《中華人民共和國人口與計劃生育法》只是“提倡”一對夫婦只生一個孩子,並未“禁止”一對夫婦生兩個以上的孩子。
  黃細花表示,“提倡”與“鼓勵”的意思相近,不提倡的並非就是禁止的。
  依據上述諸多條款,黃細花表示,征收社會撫養費,是把“提倡”變成了“強制要求”。建議書中稱:“我們認為,征收社會撫養費是侵犯了公民的合法權益。”
  “社會撫養費征收滋生腐敗”
  根據不完全統計,全國每年征收的社會撫養費超過200億元。建議書中指出,社會撫養費征收是滋生腐敗和產生權力尋租的溫床。“如果要追問全國這麼多年來征收的社會撫養費的去處,恐怕會讓人心驚肉跳、不敢深想。”黃細花表示,各地都有“放水養魚”的做法,結果是“你超生我罰款”,各取所需各得其所,繼而引發了社會衝突,人為製造了新的人口社會問題。
  同時,建議書也指出了征收社會撫養費可能帶來的“黑戶”問題。《條例》第二十七條規定:“公安、民政等相關部門應在各自職責範圍內配合計劃生育行政部門做好社會撫養費征收有關工作。”建議書質疑,這意味著入戶與計劃生育捆綁,要求派出所利用戶口來強化社會撫養費的征收。黃細花表示,不交社會撫養費就不給上戶口,這也意味著在中國出生的第二個孩子必須交了罰款即所謂的社會撫養費後,才能是中國公民,可以預測將來在中國將有更多的孩子成為黑戶。
  “中國生育率遠低於正常水平”
  建議書引述統計數據稱,現在中國的生育率已經遠遠低於維持民族正常繁衍的更替水平,2010、2011和2012年人口普查和抽樣調查顯示的生育率分別隻有1.18、1.04、1.26,而2012年還是所謂嬰兒潮的龍年。
  建議書總結認為,超低生育水平不利於經濟、社會、資源、環境的協調發展。“因此,中國有必要取消限制生育的社會撫養費。”
  綜合以上諸種考慮,黃細花等6名代表在建議書的最後向全國人大及國務院提出了三項建議:(一)全國人大啟動程序評估社會撫養費征收對社會造成的負面影響和對老百姓造成的傷害;(二)全國人大啟動對《人口與計劃生育法》實施情況進行執法調查,修改法律中有關征收社會撫養費的條款;(三)國務院儘快廢止《社會撫養費征收管理辦法》,取消社會撫養費的征收。
  黃細花表示,國務院法制辦在正式頒佈法規之前,向社會征求意見,廣泛聽取民意,彰顯了立法為民、依法治國的理念。在仔細閱讀了《條例》(送審稿)之後,認為其中有諸多內容不夠妥當,特提出以上建議。
  ■ 專家說法
  “建議是有其合理性的”
  浙江碧劍律師事務所律師吳有水錶示,嚴格來講,按照相關規定,社會撫養費不是罰款,它是一種經濟限制,是對生育資源不平衡進行的調節,我們一直把它叫做“行政性收費”。“計劃生育”在國外也有,叫做family panning,家庭計劃,他們可能更多地把生育權交給家庭去決定,我們也在朝這個方向發展,這需要一個逐步的過程。我們的法律也許不夠完善,但現行的法律需要尊重和遵守,對政府和人民都是一樣。
  攜程網董事局主席、人口問題關註者梁建章則表示,人口政策是我國目前的頭等大事,比是否降息啊,投資啊,建鐵路啊都重要。人是一切發展和創新的源泉。目前我國的人口結構的確有問題,生育率太低。年輕人數量太低,將來如何支撐社會發展?從這個意義說,黃細花等人的建議是有其合理性的。
  ■ 對話
  黃細花:與其修改不如直接取消
  很多老百姓承受巨大負擔
  新京報:怎麼想到要提出此建議?
  黃細花:我一直關註著我國的計劃生育人口政策,其實幾年前我也提出過取消社會撫養費的意見。國務院法制辦20日就《條例》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之後,我仔細看了《條例》,覺得裡面有一些改進,也有一些不妥當的地方。我覺得與其修改,不如直接取消好了,社會撫養費真的沒有必要再繼續征收了。
  再者,我作為一個母親,一個普通的公民,我在基層看到了太多老百姓因為社會撫養費的征收承受著巨大的負擔,甚至造成了很多悲劇。我認為征收社會撫養費是不合理的,應該逐步取消。既然這樣,那我們都是代表,就要站出來為老百姓說話。
  新京報:建議書是如何形成的?
  黃細花:開始考慮提建議,是國務院法制辦就《條例》公開征求意見之後。既然是征求意見,我想我作為人大代表是可以提建議的。結合著《條例》(送審稿)的內容還有我自己的思考,我開始起草建議書,真正寫好是在11月26日。
  19名代表座談會上有6人聯名
  新京報:如何找到另外5位代表的?
  黃細花:是在27日的時候我在廣州參加一個全國人大代表的座談會,是就另一個事情征求代表們的意見。當時會上一共有19位全國人大代表。我就向其中一些代表提出我要做這個建議,請他們簽名,和我一起做。其中有人同意了,也有人不想簽,我沒有勉強。其實我一個人也可以寄出這個建議,但是我考慮到正好有那個座談會,代表們聚在一起也很難得,平時想找到他們簽字還不容易,大家都在不同的地方。最後是一共由我們6個人聯名提出這個建議。但是我想我沒有必要透露這5位的名字。
  新京報:你提到《條例》有一些進步和不足,分別是什麼?
  黃細花:國務院法制辦公開向社會征求意見,這是依法治國理念的重要體現。《條例》里也有很多進步的地方。比如規定罰款額度按照當地的收入標準征收3倍以下的社會撫養費,比如說對未婚媽媽不再征收社會撫養費了。
  不足的地方也有,比如規定第二胎就算是違法、超生,但第二胎不算多嘛。還有一個是把社會撫養費和戶口掛鉤,這個會造成不交社會撫養費的孩子就沒有戶口了。
  但是我覺得不管怎麼修改可能都會有一些問題的,所以我的建議是廢止原來的管理辦法,取消征收社會撫養費。
  相信國務院會傾聽老百姓的意見
  新京報:你為何一直關註人口問題?
  黃細花:我學的專業是環保,一直特別推崇生態平衡。人口的平衡是生態平衡中很重要的一環。目前我們國家的生育率是偏低的,無法滿足人口代際更替的需要。這會造成很多人口結構上的問題,比如說人口老齡化,勞動力的不足,長此下去,對我們國家的發展是很不利的。
  另外我在基層聽到太多老百姓對人口政策負面的議論,尤其是社會撫養費讓很多老百姓苦不堪言。我真是發自內心地希望這個情況有改變。
  新京報:你對此建議是否能被採納或者會得到怎樣的回應是什麼態度?
  黃細花:我還是比較樂觀。計劃生育是30年前制定的政策,現在各方面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政策也應該有相應地調整。我覺得應該將這些不合理的法律規定進行修改或其他處理。
  國務院法制辦公開征求意見這就是一個很大的進步,我相信國務院會傾聽代表們的意見,傾聽老百姓的意見。  (原標題:6人大代表建議取消社會撫養費)
創作者介紹

新電視

vd81vdybc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