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球網綜合報道】如果干擾中國股市生態環境的重要原因,不是來自現實世界,而是來自網絡空間,如果越來越多的破壞中國法治公平正義的黑手不是來自現實世界,而是來自網絡空間,如果越來越多影響外資在華經營環境的負面因素不是來自現實世界,而是來自網絡空間,那麼,中國的網絡空間秩序是否需要重新被審視與規範?中國是否需要更有智慧,更有手段,更有戰略地維護好網絡空間的秩序,利國利民?帶著這些問題,記者對中國網絡空間中的醜惡現象進行了梳理與調查。在調查中,記者發現,近年來,散落在中國各地的,低調但不張揚的人群頻繁活躍在網絡空間,胡作非為,非法經營,敲詐勒索,違法犯罪。確切地說,網絡空間的黑手已經拍向了中國經濟的制高點,伸向了中國的金融業。網絡惡勢力的迅猛發展正在助長中國網絡空間不良的發展態勢,亟待正能量的遏制。
  根據記者深入調查,“網絡黑手”、“網絡水軍”的人數在中國互聯網空間內呈現不斷上升趨勢,一些地方甚至出現了“網絡黑手”產業集群。比如,江蘇省連雲港地區雲集了一批無新聞與信息採集資質的“網絡假媒體”,專門從事非法的網絡負面信息報道。一些有組織的“網絡水軍”已經有目的地把黑手伸向中國的金融行業,圖謀更大的、更精明的非法利益。資深的金融業內人士對記者說,網絡水軍瞄上中國尚未成熟的資本市場是一個非常危險的信號,這不僅影響金融業的健康發展,也直接侵害普通投資者的利益,長期以往,如果沒有有效地法治和輿論監督,就會影響中國金融行業與實體經濟的有序結合,破壞中國資本市場的外部生態環境。
  一場網絡空間內的惡勢力與正能量的大博弈正在悄悄拉開。
  中國有關部門在行動。
  一、網絡黑手的罪惡
  網絡水軍絕非空穴來風,也非個別現象。據記者摸底調查,目前,網絡黑手和網絡水軍分佈在全國各地,大小規模不等,能力參差不齊,一些來自現有的新聞媒體行業,做兼職,另一些是全職的非法網站。這些人是如何在網絡空間里敲詐勒索成功的呢?帶著這個問題,記者走訪了國家信息辦公室,從有關部門瞭解到,網絡水軍和網絡黑手主要用以下兩種“套路”來敲詐企業,獲得非法利益:
  假扮政法,招搖撞騙
  案例1
  根據群眾舉報,“高層領導信息網”在北京備案,北京接入,網站先後有“北京國研新思維文化發展中心”和“北京國研陽光市場調查有限公司”兩個經營主體,負責人李曰仁同時還開辦“決策內參通訊”網站,併在網站上自稱“被授予中國紅色文化傳播大使”,開闢“曝光與舉報”專欄,併為中央領導呈報《領導參閱件》和《要情反映》。該網站在黑龍江省設立聯絡處,公開向地方政府發舉報信息核實函,涉嫌招搖撞騙、敲詐勒索。目前該網站已經被封閉,相關責任人由公安部門按程序處理。
  案例2
  據群眾舉報,“中國檢察網”打著最高人民檢察院的名義向各地檢察院散髮影像作品徵訂函件並深入到檢察機關發展通訊員進行非法盈利活動,其行為嚴重影響檢查機關的形象。據記者調查瞭解,該網站在註冊時候用“檢察網”的名義註冊,實際上的網站又是中國檢察網,與中國檢察院體系實質上毫無關聯。他們憑藉假冒的網站征收《警示教育》、《誘發公職人員職務犯罪的20個認識誤區》、《貪婪者的懺悔》等系列專題片獲取非法經營所得,膽大包天,影響惡劣。
  案例3
  據群眾舉報,湖南衛視官方網站《快樂男聲》與湖南新聞網站金鷹網被釣魚網站非法惡意鏡像,入侵者通過鏡像、複製《快樂男聲》官網內容從事短信詐騙。這一方面影響了湖南衛視《快樂男聲》欄目與官方網站金鷹網的聲譽與合法權益,同時非法的網絡詐騙也給網民帶來了直接的經濟損失。記者調查中發現,不法分子使用近20個不同的互聯網地址建立詐騙網站,其中三個服務器地址來自美國,兩個來自泰國,目前,大部分建立在國內的網站都已經被強制關閉。
  網絡空間是一個虛擬的世界。虛擬世界會不會成為犯罪分子的“逍遙天堂”?敲詐勒索者自以為在網上實施犯罪就可以逍遙法外,殊不知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中國警方有能力、有水平將犯罪分子繩之以法。
  覬覦金融,擾亂股市
  案例4
  根據記者在金融行業內的摸底調查,中國金融網經常發佈一些不實的經濟新聞與信息,特別是關於上市企業與金融機構的負面新聞與信息。今年9月以來,該網站在沒有任何新聞採訪資質的情況下,擅自製造負面不實報道“天楹環保上市融資之殤”,這種網絡留言在網絡空間里流轉,直接負面影響了ST科健收購天楹環保的重組收購,而過程中因為不實的負面信息和信息不對稱直接導致公司股價在9月24日,25日和26日三度跌停。按照有關規定,公司向深圳交易所做了關於股價異動的公告說明。據接近情況的人士透露,在這期間,並沒有合法的有資質的媒體對公司進行任何負面報道。而中國金融網恰恰是這一網絡留言的源頭。在此期間,該網的有關人員試圖向公司索要“費用”來“刪貼”。此事已引起有關部門的高度重視。
  一位資深私募投資基金人士對記者表示,中國網絡上不規範的信息與新聞實在太多了,而且負面造假已經到了真假難辨的地步,很多投資者沒有渠道和精力在網絡上查實,“反正就這麼信了”,一些受誹謗攻擊的企業與個人也不知道如何澄清與應對,直接成了網絡里的“鴕鳥”。這樣的無所作為與縱容其實就是助長了網絡黑手的囂張氣焰,激發他們走向更危險的一步。比如,提前做空某股票,設立倉位,然後,散步網絡流言,影響股價,導致股價明顯下跌,獲利平倉。
  這樣高明的投資策略安排一般很難跟蹤與發現,不過值得註意的是如今的中國A股市場已經有500只上市公司的股票是可以通過股指期貨工具來“做空”的。據瞭解,一些高明的網絡水軍正在模仿美國的渾水公司與香港的香椽公司,與一些基金公司暗中結合,圖謀更大的非法利益。一位熟悉內情的人士對記者透露,中國的基金在做空某隻公司股票之前是需要在證監會“報備”的,所以,從技術上講,中國的監管方是清楚中國資本市場的多空博弈力量對比的,這可以為監管網絡水軍與基金公司的不良勾結提供有力的“切入點”,也可以防止一些規模大的金融機構與網絡水軍勾結,“操縱股價”,激發民怨。
  一位華爾街銀行人士對記者反映,網絡公司選取特定的擬上市企業為目標,然後通過在互聯網散佈不實消息與信息的現象的確屢屢發生。另據知情者透露,深圳藥業海普瑞公司在上市前遭遇網絡負面信息以及隨後的“敲詐勒索”,但公司方面最終決定按照國際規矩辦事,沒有妥協,沒有花錢消災。
  另一名華爾街巨頭的知情人士說,一些網絡和傳統的不景氣的小報結合,對一些中國上市公司輪番敲詐,不惜反覆把過去的“新聞”和最新的不實報道“糅合”,然後反覆炒作向中國上市企業勒索,特別是在公司有重大重組或者併購業務的時候。比如,某航空公司就反覆遭到“網絡黑手”的惡意敲詐。
  “中國的網絡空間的陣地不能丟,否則,中國的市場秩序會亂,金融生態環境會被破壞。”金融業的資深人士無不充滿憂慮地表示。
  一位4A廣告公關公司的資深人士對記者透露,國內一些本土的公關公司,特別是當地的公關公司,會與當地的電視媒體、紙媒記者、編輯“聯合串通”,通過接近一些擬上市公司或者已上市公司的內情,然後,通過一些關聯的網站或者公關公司散佈企業負面信息與新聞,看上去如同“確有其事”一樣。企業深受其害後,一般當地的企業的心理特征就是“大事化了,花錢消災”,向對方妥協,交點公關費了結。比如,雙匯食品在遇到食品安全新聞漩渦的時候,央視財經頻道的記者就實施了“引誘釣魚”,隨後,敲詐勒索的事情。
  另據業內人士反映,有的公關公司直接打出“互聯網輿論管理與危機管理”的特色服務,在這個灰色地帶“掙錢”。據知情者透露,本土知名的公關公司通常提供“打包服務”服務,他們不僅刪帖,而且還會提供針對性的一些正面報道來“改善輿論中的企業形象”。一些企業的輿論形象“倒霉之時”,也是這些公關公司生意興隆之時。他們的經營業務也需要有關政府部門給出明確的法律法規,設立紅線。
  一位接近美國商會的人士向記者透露,據瞭解,有關麥當勞餐廳內的冰塊“有嚴重食品安全問題的”網絡報道就是不真實的,雖然麥當勞迅速發了公告澄清,但企業還是遭受了負面損失。在國外,很少有類似的“收費刪帖”的事情發生。他們不贊同外國公司為了進入中國市場就向網絡黑勢力“低頭”。但據記者調查,事實上,也有一些外企“被迫”向網絡惡勢力“妥協的”。
  二、法治:治理網絡空間的必由之路
  如何維護與改善中國網絡空間的生態環境?
  “對於網絡空間的規範與治理,中國終究是走法治之路。對於網絡水軍猖狂的犯罪行為,中國政府不手軟,不會無所作為。”國家信息辦公室網絡新聞協調局負責人在接受採訪時對記者這樣表示。
  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9月9日出台司法解釋,明確了懲治網絡謠言的依據。《解釋》第六條規定,以發佈、刪除網絡信息為由,威脅、要挾他人,索取公司財務,數額較大,或多次實施上述行為,以敲詐勒罪定罪。
  一位法律人士告訴記者說,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借助信息網絡對他人實施要挾、脅迫,被害人基於恐懼或者因為承受某種壓力而交付財物,構成敲詐勒索罪。此外,“兩高”司法解釋還明確,即使涉案負面信息是真實的,但只要行為人處於非法占有的目的,以發佈、刪除該負面信息為由勒索公私財物的,仍然構成敲詐勒索罪。這樣的司法解釋無意給“刪帖公司”和網絡黑手以及部分利益鏈條上的某些網站編輯記者敲響了喪鐘。無論是收人錢財,代人造謠,還是自產自銷,集刪帖和發帖於一體,製造連環陷阱,先小題大做或無中生有編造負面信息,再主動聯繫對方“花錢消災”,提出來幫忙刪帖,以此索取財物的行為都將觸及中國法律的紅線。
  在國外,一些國家也認識到網絡黑手對經濟和金融秩序的嚴重擾亂,紛紛加大懲處網絡黑手的力度。韓國曾發生過網絡“名嘴”捏造虛假信息差點“動搖國本”的事件。2009年12月29日,被部分韓國網民視為“經濟預測神嘴”的樸大成在韓國門戶網站Daum的論壇中稱,韓國各大金融機構將發佈緊急命令,禁止企業買入美元,以避免韓元過度貶值。該帖子在韓國網絡上瘋傳,並引發市場連鎖反應,韓國股市、匯市一片恐慌。韓國政府為了穩定韓元,投入超過20億美元的外匯才穩定了外匯市場。此事經過媒體的廣泛報道,許多西方媒體都誤以為“韓國政府禁止外匯交易”。根據國際慣例,韓國政府將會被烙上“匯率操縱國”的名聲,國家的信用度就會下降。由於該謠言嚴重擾亂市場秩序,2010年1月,韓國檢方將樸大成拘捕。根據韓國檢方調查,樸大成曾於2009年在網上偶然預言雷曼兄弟公司破產,此後他就被奉為“預測神嘴”,甚至被一些韓國網民尊稱為“經濟總統”。此事發生後,韓國《東亞日報》評論稱,韓國社會應當以樸大成事件為契機,對網絡空間言論責任進行更加嚴格的區分,這樣的“警戒線”是非常有必要的。韓國立法機關抓緊研究制定更加嚴格的法規,以對發佈謠言者進行處罰。韓國《電子通訊基本法》規定,以危害公共利益為目的,利用電子通訊設備傳播虛假信息的人,將被處以5年以下有期徒刑,並繳納5000萬韓元以下罰款。
  《俄羅斯報》9月11日發表題為“俄討論將網絡上的謠言視為誹謗罪”的文章稱,目前俄羅斯網絡上謠言不斷,包括富豪阿布拉莫維奇被捕,鐵道公司總裁亞庫寧辭職等,這些嚴重擾亂社會秩序,影響經濟穩定發展。因此,社會上要求對這些造謠者實施懲罰。在俄法律中有“誹謗罪”,但目前警方並沒有以此條款來懲罰網絡造謠者。俄內務部官員稱,由於新興媒體具有快速擴散的傳播特性,網絡行為的負面影響正變得“不可估量”,而俄司法部門對這類行為的懲處力度與其造成的危害程度“極度不相適應”,因此建議加大對網絡造謠者的懲處力度。
  在英國,網絡行為造成他人或其他公司的聲譽和經濟損失的,都可按《誹謗法》進行起訴。英國工黨電信事務發言人海倫·古德曼稱,對於互聯網上的黑手,放任不管只會導致犯罪增加。倫敦大學信息與社會研究學者費雷斯對《環球時報》記者說,與報紙和電視一樣,發佈在互聯網上的言論也受到《誹謗法》的約束。這意味著不僅製造誹謗言論的當事人需要對言論負法律責任,連帶互聯網服務供應商也不能免除責任。
  近日,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已聯合工業和信息化部、公安部等部門聯合開展專項行動,集中打擊“收費刪帖”、敲詐勒索和“網絡水軍”。
  諾恆戰略傳播公司的公關專家馬紅對記者表示,其實,實現網絡空間秩序的完善對各國都是一個挑戰。在中國,這一目標的實現也離不開在華各國企業的共同努力。一個成熟的企業應該首先做好企業自身的監管,不給謠言和網絡推手可乘之機。與此同時,也需要建立一套系統化、科學的傳播體系,基於對政策、市場、媒體、公眾的理解,構建健康、有效的公共關係互動渠道。特別是在危機的時候,一個負責任的企業,它公關部門的首要目標不是掩蓋問題,而是與業務部門配合,積極尋求問題的解決辦法,並將企業的態度與措施主動、及時、透明地與公眾溝通,這才是樹立企業正面形象,重新贏得信任的唯一方法。如果每個企業都能本著這樣的公關理念,而不是在有麻煩的時候,臨時抱佛腳,那麼網絡謠言的敲詐“生意”也將失去市場。  (原標題:網絡黑手偷襲中國“金融陣地”破壞經濟亟待遏制)
創作者介紹

新電視

vd81vdybc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